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农村太阳能路灯竟半数不亮 惠民工程存监管盲区

时间:2020-01-15

太阳能路灯等新兴惠民项目是腐败高发地区,容易被忽视。针对目前在价格、质量标准、招投标等方面存在的漏洞,迫切需要完善法规,加强监管。

首先,管理层是多头的。

第二,首都很复杂。

第三,市场价格混乱。

第四,标准缺失。

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纪委从中央纪委和湖南省纪委交办的投诉报告开始,进行了“跟踪”调查。据发现,当地农村太阳能路灯项目的一些部分质量差,其中一半以上安装后不久就“瞎了眼”,或者数量严重短缺,购买价格高。

过去3个月,湘西地区纪委在近600个太阳能路灯项目中发现了近200条“腐败利益链”线索,对400多名公职人员和工程承包人进行了采访、训诫和调查,其中包括几名县级领导干部。

在纪检监察部门强有力的反腐力度和群众热情举报的冲击下,一些地方出现了公职人员主动交代问题、退还违法所得、一些施工单位主动压低路灯施工报价、自行更换有问题路灯的现象。广大群众对此表示欢迎,并为许多工程检查点的纪检干部提供了线索。

“太阳能路灯腐败”在湖南湘西并不是一个独特的问题。参与调查此案的纪检监察干部告诉《望》《新闻周刊》记者,太阳能路灯等新兴惠民项目是容易被忽视的腐败高发地区。当务之急是完善规章制度,加强对当前在价格、质量标准、招投标等方面存在漏洞的监管。

1月11日,湘西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商局、质监局加入永顺县纪委,对寿车镇中坝村农村太阳能路灯进行检查。

2017年下半年,纪委和湖南省纪委指派并指示湘西国家纪委调查一起投诉。记者报道称,花垣县麻栗场镇建言村太阳能路灯项目资金被村干部虚报。湘西国家纪律检查委员会派出了一个特别小组进行深入调查,并确认该报道不真实。然而,人们发现,当地的县委副书记和其他公职人员都参与了该项目以获取利润。调查人员进一步发现,许多农村太阳能路灯项目也出现了类似的问题。

“我们应该以调查农村太阳能路灯工程腐败为突破口,为战胜贫困提供有力的纪律保障。”在湘西国家纪律检查监督委员会书记叶红专的支持下,湘西国家纪律检查监督委员会发起了一项名为“光明行动”的集中治理行动。

湘西地区纪委秘书长龙鹰巢说,通过对湘西地区许多农村地区太阳能路灯项目的初步调查,发现有近2000盏灯熄灭。此外,群众报告了路灯数量不足和照明效果差的问题。

例如,2015年,协助花垣县布沟乡大哨村的衡阳长宁市投资30多万元在该村安装太阳能路灯。自去年以来,大多数路灯都没亮过。当地人强烈反映。今年1月,现场突击检查小组发现72盏太阳能路灯中有56盏“瞎了眼”;龙山县石膏街元宝社区60盏路灯中有近一半没有点亮等。

湘西自治州纪委书记、监察委员会主任邓为民表示,湘西已投资1.8亿元建设农村路灯照明工程

《新闻周刊》《望》记者了解到,通过“光明行动”,在湖南各级纪检监察委员会大力调查案件和群众热情报道的冲击下,一些公职人员无法坐视不管。他们把一捆捆的现金带到纪检监察机关,主动交代问题,退还非法所得。

湘西国家纪律检查委员会的一名办案人员说,春节前,湘西国家一名干部一大早就带着10万元现金走进国家纪律检查委员会大门,主动坦白了自己的违纪行为。不久,干部副手也带了7万元来含泪交代。后来,一名副局长、一名副县长等也主动解释了这个问题.

今年1月3日,记者碰巧遇到一名现金超过50万元的基层干部,解释他在当地农村地区太阳能路灯和太阳能热水器的发包工作中的违纪违法行为。

“这可怕的一天太痛苦了!我看到纪律检查委员会发出通知,说如果我们主动解释问题,深入检讨,我们会视乎情况轻重,从轻或减轻处罚。」这位基层干部向《望》《新闻周刊》记者哭诉,所以在挣扎了很长时间后,他决定尽快向组织坦白。

据了解,目前湘西各级纪检监察部门已经接受了30多人的自白,包括县级干部、乡镇及以下干部、工程承包人,他们已经退还了数百万元的违纪款项。湘西国家纪律检查监督委员会在接受“自首”的同时,整合了州、县、市审计、质监、工商等部门,在逐村调查工作中不断突破:“保靖县扶贫办公室拨付给一个村的20万元路灯项目资金中,有11万元被冒领;

花垣县一个部门的四名干部分享了能源项目110万元的“回扣”资金。

永顺县灵溪镇的一个村庄安装了180盏路灯,但实际上只安装了54盏。

龙山县一个职能部门将一个200万元的路灯项目分成186万元和14万元进行外包,避免公开招标.400多人接受了采访,几十人已被归档调查。

一些早期“被操纵”的工程承包商在纪检监察部门的监督下得到整改,而另一些承包商则在外部压力下悄悄自行整改,弥补安装较少的承包商,更换质量较差的承包商。截至3月初,湘西泉州约有3200盏“问题路灯”再次点亮,99.8%的农村太阳能路灯点亮。

《望》《新闻周刊》记者在元宵节期间走进大哨村,看到晚上7点,村里曾经“失明”的56盏太阳能路灯全部亮起,照亮了村道、景泰和体育广场。

“我们已经思考过很多次了,但是没有人来修复它。多亏了纪委对灯光的检查,我们再也不用在黑夜中行走了。”一位村民说。

湘西国家纪委相关人员表示,目前,“点亮”集中治理行动的第一步已经初步完成。其次,要督促农村太阳能路灯工程“亮起来”,按照合同规定整改“亮起来”,建立“亮起来”的长效维护机制,通过查处腐败点亮群众心中的明灯。

[对新兴惠民工程监管盲区的警示]

在采访调研中,部分基层党员干部向《望》《新闻周刊》记者报道,通过加强扶贫重点领域的监管,覆盖“两无忧三保”和水电建设资金,有效遏制了“拔雁”型腐败。然而,对“新兴公共关系”的监管存在盲区

一是多头管理。例如,农村地区有许多太阳能路灯的所有者,涉及农业委员会(能源办公室)、扶贫办公室、金融、住房和建筑等许多部门。每个部门都有权管理它,但由于缺乏专业知识,它无法管理它,而且它也缺乏部门之间的协调机制,这使得不可能管理到位的整个过程。

就项目实施主体而言,除了相关职能部门外,乡镇党委政府和扶贫小组都可以作为项目业主进行项目承包管理。在发包方式上,有的进行公开招标,有的进行询价采购,有的不经过正式程序直接发包。在施工资质管理方面,有正规的生产厂家组织施工,有不合格的社会人员进行施工。各类业主在理解和实施项目施工要求和程序上存在一定偏差。

第二,首都很复杂。农村太阳能路灯项目资金来源多种多样,如上级专项扶贫安排、专项扶持资金、发达地区援助资金、财政“一事一议”投资和部门自筹资金。这些资金的使用和监管的严格程度各不相同,这使得想从事权力和金钱交易的个人能够找到机会。

第三,市场价格混乱。例如,在农村地区广泛购买的高层太阳能路灯,市场价格从每盏1000元以上到几千元甚至一万元不等。湘西清理统计显示,泉州太阳能路灯项目最高单价为每盏灯7200元,最低单价为每盏灯2800元。大多数交易价格在4000元到6000元之间。单个乡镇购买每盏灯1500元用于自己的建设。无论项目实施中的价格是贵还是便宜,仍然缺乏识别标准。

第四,标准缺失。目前,无论是在国家层面还是在行业层面,太阳能路灯都没有统一权威的质量标准。关于太阳能路灯应该点亮多长时间、是否应该点亮多亮、以后的保修和维护应该承担什么责任等,没有准确的参考框架。

王明,接受采访的资深专家,建议尽快制定农村太阳能路灯质量标准,推广优质节能产品,引入合理的行业指导价格,加强专业机构的竣工验收和接管审查。只有完善制度设计,落实监管责任,才能有效遏制惠及民生的新兴项目的权力和资金交易。(文/《望》《新闻周刊》记者苏周晓和张语发表于《望》年第15期)

责任编辑:刘晶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肃北蒙古族自治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rbtym.com 技术支持:肃北蒙古族自治信息网| 网站地图